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要闻 > “网红”县长玩抖音:直播时长打败了全国99%的用户

“网红”县长玩抖音:直播时长打败了全国99%的用户

2019-09-18 来源:中国新闻网  浏览:    关键词:

“网红”县长玩抖音:直播时长打败了全国99%的用户_9月5日,多伦县卫健委副主任夏振华在多伦县政府快手问政直播间中止政务直播,并与网友互动交流。

摄影/本刊记者 胥大伟9月8日,周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县长刘建军突击巡视草甸草原,一路上刘建军都开着直播。

多伦县的锡林郭勒草原,在一些自驾游攻略上被列入全国十佳最“野”越野道路。

近几年,随着自驾游数量增加,违规越野,碾压草场事情时有发作。

指着一处半沙漠化的山坡,刘建军通知《中国新闻周刊》,由于靠近浑善达克沙地,这里生态脆弱,“两三辆越野车开上去,这片沙窝窝就算毁了”。

在曾发作越野车碾压草场事情中,依托短视频直播平台不时发声,刘建军带领多伦县赢得了一场“行动争”的胜利,而这位擅长直播的“网红”县长也因而走红。

往常,刘建军在“抖音”和“快手”短视频APP上分别具有5.1万和4.1万粉丝数,直播时长超越全国99%的用户。

在多伦,直播开端成为县域管理的新尝试,全县各职能部门和乡镇政府开通了直播账号,部门“一把手”则走进直播间。

多伦县希望将直播制度化,构成一种倒逼机制促进政务公开、进步干部业务素质和部门效率,同时找到一条通达民意的新通道。

刘建军的“走红”和两起越野车辗轧草场事情有关。

今年7月,一则“35辆越野车因碾压草场被牧民拦下要钱”的推文在网上发酵,多名大V转发,对多伦旅游构成严重影响。

刘建军实地核实发现,此事并非发作在多伦县境内。

他经过直播中止廓清,请求各自媒体、大V致歉。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8月5日,又一条视频,把刘建军推向了行动的风口。

视频中,一名光头男子面对镜头兴奋地说:“建军,我到家了,你还追呢?认识这车吗?开回来了,宝贝。

”事情缘由同样是由于越野车故意碾轧破坏草场。

视频显现,数辆越野车在多伦县境内的锡林郭勒草原越野,画面中泥土飞溅,草地被碾出多条沟槽,植被遭到破坏。

这条视频点燃了刘建军的怒火。

他用“快手”连发了8条短视频,视频标题则直接是“你们的良知哪去了”“疯了也不会这样”“谁给你的权益”“越野还是撒野”……请求涉事车辆3日内到多伦县配合调查,接受处分。

最终4名涉事车主接受处分,但另5名越野车主听而不闻,其中就包括那名光头男子。

面对寻衅,刘建军用“快手”“抖音”等平台曝光了这段视频,并再次向对方喊话“请你两日内到多伦县接受调查”。

随着相关视频的“发酵”,多家主流媒体跟进报道,仅在新华社客户端的总阅读量就突破500万。

行动一边倒地谴责破坏草场的行为。

迫于行动压力,组织此次越野车活动的北京洪坦汽车订制改装中心主动归案,并接受多伦县做出的罚款、恢复植被、视频公开负疚处分,而视频的拍摄者邵某则被公司开除,其个人也向多伦县及刘建军作出了负疚。

回想“草场风云”,刘建军对《中国新闻周刊》坦言,此次事情暴显露多伦县执法的两难处境,肇事者自身违法本钱低,处分伎俩有限,而执法机构——草原综合执法大队,并非警察,硬执法反而会带来庞大的行动风险。

为此多伦县一边发起行动争,一边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取证,检察院也从公益诉讼的角度介入。

在刘建军看来,此次“行动争”是一次压倒性的胜利,直播和短视频是他回击最有力的武器。

在“人人都是记者”的新媒体时期,刘建军以为,直播让每个人都“背上了一个移动的卫星电视台”。

(视频截图)直播中的刘建军上任多伦县长后,刘建军不时尝试将多伦宣传进来。

多伦县境内“山水林田湖草沙”等生态景观丰厚,是锡林郭勒草原的浓缩和精髓版。

但是“好酒也怕巷子深”,如何宣传推介多伦成了一道难题。

刘建军曾咨询过一些电视台的广告投放,动辄几百万的要价,县财政难以承担。

而在北京开专场推介会或者租用广告牌,传统的宣传方式投入大、受众面小且传播效果难以评价。

此时,有盟里指导倡议刘建军尝试用新媒体平台搞宣传。

遭到启示的刘建军把眼光投向了直播。

在他看来,相比于传统媒体的高投入,只需一部手机,直播软件的低本钱更契合区县宣传的实践。

今年3月初,刘建军开通了直播号,但是开播之初,“县长不着调,上班时间玩直播”的质疑接踵而至。

最让刘建军苦恼的是,直播号里“黑粉”太多,不少外地粉丝最初看他的直播,是猎奇他到底是不是县长。

每天坚持直播,刘建军逐步积聚起粉丝量和人气。

他每天的直播内容琐碎但接地气,从突查酒驾到调查学生伙食费,从夜市卫生再到猪肉价钱,有摊贩以至主动请求刘建军在直播时给自家的柴鸡蛋打广告。

随着粉丝数的增长,刘建军发现自己的直播号成了多伦县的“第二信访局”,民众经过直播号就能找到他。

刘建军通知《中国新闻周刊》,往常他每天都要花一两个小时回复大众的私信,新的苦恼也随之产生。

他发现大众一些诉求,超出了县长的职权范围。

他要重复解释,老百姓才明白,县长也不是万能的。

而针对草地螟的防治,则让刘建军看到了直播带来的管理高效化。

今年6月,陪同刘建军下乡的多伦农业广播电视学校校长孙亚梅在一处辣椒地里发现了草地螟虫情。

孙亚梅随即发出预警,若不采取措施,三天内这些作物将“全军覆没”,这惹起了刘建军的注重。

他一边让孙亚梅直播宣传防治学问,一边立刻召集有关乡镇长上线关注直播。

多伦县也随即发布了草地螟迸发预警,并疾速出台了防治计划。

草地螟是迁飞性、多食性害虫,可取食200余种植物,主要危害土豆、玉米、甜菜等作物。

去年同期,内蒙古发作了38年来最严重的草地螟虫害。

孙亚梅通知《中国新闻周刊》,今年的草地螟虫害防治,相比周边县市,多伦县是最及时、最有效的,这都得益于应用直播所带来的高效率。

9月5日下午,是多伦县卫健委专场直播的日子。

背靠蓝色幕墙,第一次面对直播镜头的多伦县卫健委副主任夏振华显得有些局促。

夏振华通知《中国新闻周刊》,直播前他特地针对网友互动环节做了功课,他尝试着站在普通百姓的角度,去思索他们所关怀的医疗卫生问题。

一场直播终了,夏振华觉得,关于普通网民而言,适用信息比政策的解读更有吸收力。

从今年8月1日开端,多伦县政府“快手”问政直播间正式开通,27个工作部门主要担任人走进直播间,与网民互动交流。

“快手”问政开通一个月以来,粉丝数达4700多人,日均在线观看人数约500人,最高抵达2555人。

目前,多伦县各乡镇、部门注册“抖音”账号56个,“快手”账号45个。

县政府还请求一切副科级以上干部都要实名注册直播号,并按请求向网信部门报备。

多位多伦县官员以为,多伦的政务直播能够推行下去,指导的要素占了一大半。

有多伦县的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坦言,县指导直接“挂帅”敦促的益处是,突破了各部门壁垒,减少推诿扯皮,部门办事效率进步很多。

今年春夏之际,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九巡视组对多伦县展开巡视,多伦县的政务直播曾惹起巡视组的关注。

一位巡视组成员尔后长期关注多伦县的政务直播工作,他向《中国新闻周刊》总结道,政务直播一是便于大众的监视,二是能够反映民情民意,三是用公开倒逼规范,既倒逼干部进步业务素质,同时也倒逼政府的程序规范。

刘建军希望推进政务直播,能在多伦构成倒逼机制——促进政府阳光施政、进步干部素质,也取得了畅达民意的新渠道。

国度行政学院电子政务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汪玉凯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运用政务直播能够了解民意,也能够让政府接受大众监视,但他并不认可政务直播对党政机关内部执行力的增强作用。

汪玉凯表示,党政机关的执行力是经过系统的组织力来完成,而不是经过外部跟公众交流来完成。

9月6日,多伦县教育局局长黄树林做客“快手”问政直播间。

直播的上半场,黄树林埋头读资料,直播间里网民开端不耐烦,教育局作为最受关注的部门之一,网民沟通的诉求激烈。

焦躁的心情开端在直播间蔓延。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